上一个
西行苦旅(第二章)——记《秦殇》小组西北采风之旅
  下一个
   


话说六人大部队抵达临潼,正是凌晨5:30分。从炎热北京出发的弟兄们一个个都是短衣襟小打扮,不巧临潼刚刚飘过小雨朦朦,加上又是凌晨,于是乎不断有人发抖、流鼻涕、打喷嚏……,自命铁汉的杨云龙也不亦乐乎地从包里往外掏外套。运动产生热量,大家开始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这宁静的小城。一直到6点左右,大部队终于发起了第一轮“攻击”——一家路边早餐铺,狼吞虎咽的轰鸣声响彻小城一隅。

6:30,大部队抵达骊山公园,提前下车的明智决策终于体现了其价值:趁售票员尚未上岗之机,六条黑影“嗖、嗖、嗖、……”闪入大门,部队此举充分体现了:1、是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经常被我们形容监考老师;2、谋定后动,出其不意——采自《孙子兵法》。而这——整整为我们节省下了宝贵的120元人民币!!!骊山公园的“奢华”远远超出了几位美工的想象范畴:土不土洋不洋的仿制建筑已经让大家浑身不舒服了,足球一样形体古怪的巨型垃圾桶更让大家“感慨”万千——这是中国,还是巴西?当看见捉蒋亭被设计成罗马教廷式的建筑时,所有人只能作出一种动作——呕吐!主美刘坤不禁对设计者的奇思妙想钦佩不已,进而五体投地!

突然,骊山上四面八方、茂密葱郁的林木后传出各种撕心裂肺、泣鬼惊神的惨叫声(刘坤拍胸脯言:决不夸张。),大部队惊惶失措,以为误中敌人圈套,心中盘算:难怪早上没人售票,早知这样,不花钱也不敢进哪!镇定片刻,发现惨叫声虽此起彼伏,但似乎伤害力极低,壮起胆子寻人求解,原来竟然是——练功!据说练此吼叫神功者可以吸天地精华,取日月灵气,强身健体,百病不生!是否属实,未经查证,不予置评,倒是这种练功的途径方法着实骇人不浅,大家不等抚平惊惶,便仓惶拔脚便逃。

秦始皇陵,我们来了。有幸成为当日第一批皇陵游客(这回没打折、没减价),大家可以在无人干扰的情况下细细感受大秦古风。好大一个院子 and 好大一个冢,看似平淡无奇、缓缓隆起的土丘下正沉睡着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帝。攀上长长的石阶,脚踏秦始皇陵,八百里秦川尽收眼底,群山环抱,峰峦叠翠,巨沟深壑,云雾蒸腾,胸腔中澎湃着秦的博大与恢宏,万物空灵,天地豁然,大家经历完了晨间的折磨,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坐下来喝口水来侃侃天,直到骄阳四射,保晒柔嫩肌肤,大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皇陵,挥师兵马俑。

啊!天哪!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还能说什么呢?还能怎么说呢?说什么才好呢?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宏伟更磅礴更霸气更倔强更撼人心肺更荡气回肠更目眩神迷更热血沸腾的场面吗?那是一切言语文字都难以形容的震撼!那一列列盔甲鲜明、蓄势待发的军阵分明就是另一座长城!而比起长城横亘群山连绵万里以静制动的气魄来,兵马俑更像在演绎一种金戈铁马气吞霄汉舍我其谁的霸道!“遥想始皇当年,六国一统了。霸道纵横,九卷珠帘,剑弩间,燕赵挽歌徒悲切!”看见这等壮观的景象,大家纷纷要求留影,不过由于室内光线不足,又不敢打闪光灯,以致照片上大多是只有几个熟悉的大脑壳,余皆泯入黑暗中,唉,真替那卷胶卷叫屈呀!

接着,巡游到了华清池,鉴于经费有限和素材价值有限,大部队只委派了两人进去拍了拍照,虽然某些同志也想上演XX出浴,但苦于人多眼杂,贼心贼胆都不具备,只得作罢。

稍加修整,部队与下午2:30打的(刘豫斌:居然是打——啊——的!真是小农思想,刚省了点经费又奢侈出去了!)回到西安与刘豫斌胜利会师,完成了西北军第一次战略分散后的战略集结。

上一个 下一个
 
秦殇开发组成员介绍——策划篇 秦殇开发组成员介绍——美工篇(一)
秦殇开发组成员介绍——程序员篇 西行苦旅(第一章)——记《秦殇》小组西北采风之旅



目标软件|©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webmaster@object.com.cn, http://www.object.com.cn